和風說話的孩子

【艺兴中心/Lay兴】我允许,你嚣张

#我的少年已成王。

不必在意那些污言秽语。
只需要好好守护我们的艺兴,
用数据说话。
一切给他最好的。
六连冠,一定是我们的!

贪嗔笑痴狂。_青末绿家的:

直接上正文,叨逼叨在后面。












聚光灯下的俊美青年,在这样耀目的光芒之中更显肤色之白;在他那一身仿佛黑色军装一般的装束映衬下,英挺得无需多加一词以赘述。


他微微颔首靠近话筒,声音沉而缓。总是被夸“汽水音”的嗓音,这个时候不见分毫清甜。




“咱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




俊美的黑发青年望着台下。


那里一片黑暗,但是不停地闪着照相机的光。


那里一片喧嚣,但是有那么一片——一直一直、未曾变过——那是为他们加冕的人们,在欢呼,在呐喊,在哭泣。




他张唇。


短短几秒间思绪里有两个声音飞快地走了好几个来回。








「别怕。」


这个声音是刚才那句话的主人,冷静又凌厉,但说着“别怕”的时候,仿佛是靠近他耳边安抚的呢喃。


如此温柔。




「说什么都会被骂……但是……」


「但是我想说——很想!」


这个汽水音很好听。但是情绪全是——急切。无措。难过。哽咽。


那是一个懵懂的白衬衫少年,他曾站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面前,满怀热情,却被这样的世界用利刃穿胸而过。刀刀见血。


少年重新来到了受过伤的地方,带着信仰他的子民为他铸就的盔甲。


伤在好,但很疼。


伤好了,但会怕。




「有我。」


「我可以帮你。」


有人伸出了手,从背后环抱住了那个踌躇的少年。








“我希望EXO用自己的努力改写这后半句话,”








「前面的所有话,我都可以帮你说。」


抱住了少年的是另一个面容相仿、气质相反的少年。一身截然相反的黑色衬衫。面容清冷,但偏生在垂眸看着手臂里的人的时候,温柔又坚决。


「但是想要什么,就说出来。」


黑色凑近白色,在他耳边诱哄道。




两个少年的世界仿佛忽然被人按下了静音键。


只看得到黑衬衫少年好看的唇瓣动了动。








而聚光灯下的俊美青年,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仿佛神兵出鞘,雪亮的锋芒带着几乎可以掠尽一切目光的霸道。




“前浪,”




那些犹豫的颤音、那些虚无的客套,都消弭在青年那双揉碎了漫天星光的眼眸里。


恍惚中,似乎能看到他眼眸里瞬息浮现上来的水汽。


那些若有若无的水汽柔和了他刀锋一般冷冽的气质——仅仅一秒。




“永远,站在,最高的山顶上!”




威严而又自信。


如同王的旨意。








「来吧。」


「现在是你和我的时代。」


「我允许,你嚣张。」


黑衬衫的少年这样在白衬衫的少年耳边说。


然后他拥着他,跌进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汹涌的时代潮流几乎把他们浑身的骨头撞成粉碎,但是白衬衫少年在剧痛之中展开笑容,酒窝深深,美好得不可思议,「我说出来了!」


他回身,与那个抱着他的黑衬衫少年相拥。




「对。」黑衬衫少年柔和了眉眼,更紧地把手箍在白衬衫少年瘦削的腰身,「你一直都很好。」




「嗯!」




很疼。


在这样湍急且寒凉的时代之河里跌跌撞撞,总有那么多的暗礁和不怀好意的陷阱。而且这条河,时而是冰河,时而是岩浆;坟茔河床,尸骨沉积。




但是。


不会后悔的。




他们拥抱着彼此。


一同涅槃,重生为龙。






——END——




一点也不明显的Lay兴,本质应该是艺兴中心向。喝了假酒一样打了艺兴TAG,没准醒来就怂怂地删了。


依然习惯用空行表示分割。




对不起灿烈和等守夜人与蝴蝶骨的小天使,本来想今晚挤蝴蝶骨灿兴篇的。






但是……心情很复杂……我上一趟贴吧,首页推荐一堆各种各样的揣测和断章取义的恶意。


我一直没参与过贴吧微博的撕逼,因为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个可以把言辞当成利刃的人——还是肮脏下流的那种。


与其厌我所恶,不如爱我所爱。


但是看到这些我还是很难过啊……我那么、那么喜欢的人。他有没有变,我比你们那些单凭断章取义的一句话就说“我觉得他变自大了”的人了解他一万倍好吗!……糟了妈蛋又想哭。




点开lofter根本写不下其他,噼里啪啦地写了这么一堆,没有别的。




我就是想说。




他终将称王。


而我对此毫无疑问,并且愿意为王献上我所有的,忠诚、热爱,与拥戴。






那些只能在屏幕前高高在上地指指点点的人,不服你来打我啊。





评论

热度(230)

  1. 呜呜牌抹茶棒贪嗔笑痴狂。 转载了此文字
  2. 卖菠萝油的贪嗔笑痴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