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說話的孩子

有生之年【鹿兴/卤蛋】

山南水北:

这次铜矿算不算活久见系列?


索性做个标题党摸个鱼。


12年老粉了,对鹿兴的喜爱跟他们的相处模式一样都老夫老夫了,不太那么有脑洞了,但是还是要说谢谢有这样的两个人存在。
——————————————————————————


张艺兴记得很久以前有一个日本采访


记者:“你觉得自己的人生像什么题材的影视剧?”


他像往常一样楞了一会儿才回答。


“大概...是历史纪录片?我的人生太辛苦了,真的好辛苦的,好辛苦的。”


微博上很多吃瓜群众评论道这么微微迟滞的反应加上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说自己的人生像历史纪录片。


摸着良心说,没有信服力!


但是张艺兴自己真这么觉得,他不常自怨自艾,男孩子嘛!年纪轻轻的就是要拼要闯,此时不拼命分分钟别人把你挤得没边,何况娱乐圈的新旧更替太吓人了,再过几年他就连年纪轻轻这种话都不敢讲了。


抱着这样想法的张艺兴真的算得上娱乐圈里的拼命三郎,小助理经常抱怨他,老板你是不是用短个十年寿命换二十四小时精神奕奕你都愿意啊?第一次听这个话的时候他在喝水,差点被那口水呛死,一边咳一边想,实在撑不下去那样也不是不行。


他整天奔波劳碌,整天笑脸相对各色长短镜头。
你要问他苦不苦,他肯定摇摇头,笑着告诉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再苦也没有关系的。
张艺兴这一路以来,人情世故学了不少,可惜这性子还是没变,还是倔脾气一个,那种只强求自己完美不勉强别人半分的傻倔。
他说他要当个艺术家,老了也能靠才华吃饭的那种。
听起来二十郎当小伙子说这话简直太不靠谱了,但是张艺兴说这话你就得信,他成天跟自己过不去,倔得九头牛拉不回来。


但是你要问他累不累,他肯定要说,当年出道名字就没选好,lay那肯定是要累的。
你看,他也不是铁打的,不然也不会大庭广众晕过去好几回,张艺兴这个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一个倔,二个记性不好,忘了睡觉这个理由太烂了,真的,太烂了。


以前鹿晗还在队里的时候,每回他们坐飞机坐在一起,鹿晗恐高得厉害,一上飞机就闭眼睛了。


张艺兴坐在鹿晗旁边看着人一点点睡熟了,跟空姐轻声
要来毯子给人盖上,拿个小枕头放在那人的头和飞机机身中间,颠簸的时候撞到飞机机身上真的很疼,鹿晗偏偏睡的很沉,一觉起来头疼欲裂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张艺兴手头没东西,就不动声色地把手垫在鹿晗头边,下了飞机鹿晗倒是神清气爽一身轻松,张艺兴那双弹钢琴的手先是麻,麻的劲过了以后才发觉痛的好像每根手骨都折了一样。
然后鹿晗就收到了艺兴外婆亲自做的小枕头一只,只是他总是不太记得这件事,反而是张艺兴随身带着,飞到哪儿带到哪儿。


那个时候的张艺兴也很忙,忙着和对内的舞蹈歌曲适应,忙着消化公司给自己的定位。


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这样累,或者说没有现在这样忙得狼狈,那时候他身边总有个鹿晗,笑的时候有人可以对视,只一下就知道那笑意来自内心,融进眼底。哭的时候有人能把你拥过来,当着记者的面也不说话就像哄小孩一样温柔地拍打着后背,偶尔还捏捏后颈,那是无言的亲密与信赖。


其实张艺兴并不是个坚强的人,他只是太在乎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所以受多少伤也强行消化了,他只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就好,他不需要多少风光和镜头,就像当年在团队里,他总是把半个肩膀缩在鹿晗身后,贴一点,再贴一点,嗯,人多的好处就是这样,安心嘛!


他从来没有想过,人多归多,可是为什么他永远只缩在一个人身后,又或者说,当那个人离开的时候,张艺兴才发现再没有一个肩膀可以退缩。


想想这两年,他一个人挑着一个工作室。
支持的多半是一句口头上的漂亮话,使绊子的倒是都结结实实地使绊子了。
但毫无疑问张艺兴的工作重心换了,换到了国内,他的存在形态也变了,从更多的时候是一个团队成员变成了一个单独形态的张艺兴。


他一个人,写歌,做歌,发歌。
他一个人,拍戏,配音,赶通告。
他一个人,吃饭,喝水,匆匆忙忙地睡去。


忙碌可以麻痹神经,何况大家都是成年人,谁离开谁不能活呢?何况这只是肉体上的,只是生理距离上的,张艺兴有一丝空隙的时候总是这么想,按了按不安分的浸了一分悲伤的心脏。


我想鹿晗了,他的心脏强有力地跳动着像是在反驳主人违心的话语。
我想鹿晗了,想那个人永远干干净净的漂亮眼睛,想那个人仗着颜值高随心所欲的发色和发型,想那个人一语不发只是伸出双手给的温暖拥抱。


微信每天都发,电话也每天都打,可是年轻的恋人怎么会满足于这些隔着冰凉屏幕的交流,只有手指缠上手指,发丝融进发丝,你的心跳叠加上我的心跳,那才算完整,那才是冰冷灰暗的现实世界里的一丝温柔色。


以前总开玩笑说央视爸爸,现在就连张艺兴和鹿晗本人都想管沙尘暴里的大裤衩叫一句爸爸,又能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机会,那是发自内心的蓬勃而出的感激。


张艺兴站在小小的采访台上,心思微微动了一下,这个地方好小,站的紧一点也不会怎样吧?向鹿晗的方向挪一点,嗯,再挪一点点,就半个肩膀好不好?


是啊!地方好小,所以你们就像往常一样,贴着半边身子吧,我们是不会拆穿的。


————————————————————


说说来源吧,一来想唠唠这些时光里的老张,二来他俩一直很亲密的skinship很可爱,看看再次铜矿的表现突然觉得时光改变不了什么,无非是他说着他看着,偶尔蜜汁笑点一起傻笑。
老张是茶蛋本命也是初心,在我印象里,这种半边肩膀在人身后的依赖性的动作只有鹿哥。


谢谢这两个小天使,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最后还在一起了【我不管我的世界里他们最配】


随手码的,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53)

  1. 和風說話的孩子山南水北 转载了此文字